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昱cn的医学人文-法律与伦理

从“生物性医疗”到“人的医疗”再升华到“艺术的医疗”

 
 
 

日志

 
 
关于我

教授。特聘教授。生命法与伦理中心主任。医学、法学、哲学专业背景。著有《器官移植立法研究》、《医疗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近期听闻接连的伤医事件,震惊与心痛,很多话如哽在喉。深感以理性的交流获得理性的理解和回应是医学人文工作者的责任,因此开此博客。一点推力一点火光或还可以做到

网易考拉推荐

论患者在医疗中的地位与责任 ——兼论大众医学普及教育  

2014-02-27 01:12:30|  分类: 医学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患者在医疗中的地位与责任

                                         ——兼论大众医学普及教育

蔡昱

 

       当代,患者在医疗中的地位和责任应有三个面向:“医疗活动的平等参与者”,“医疗活动的自主决策权者”、“医疗固有风险的承担者”。全社会(即潜在患者群)对此理性的认同应是和谐医患关系的基石。同时,当前的医疗实践中,大部分患者还很难担当“医疗活动的平等参与者”“医疗自主决策权的行使者”、“医疗固有风险的承担者”的角色与责任,由此便凸显了大众医学普及教育的重要性。

 

一、患者在医疗中的地位与责任

 

(一)患者是医疗活动的“平等参与者”和“自主决策者”

       患者是医疗的客体或对象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原因在于,无论任何情境,“人”只能作为主体参与到各类关系和活动中,“人”永远不可能被看做客体,不能够被当做对象,否则将会造成人类人格和尊严的贬损,这便是人之主体性的理念。应该说,对患者主体性的尊重是现代医疗的特征,是人文医疗的核心。于现代医疗中,患者的主体性体现在:他们是医疗活动的平等参与者和自主决策者。

      总的来说,现代医患关系产生于两个方面,即患者对医生笃信的消解和病人对自己权利的反思、觉醒与斗争。

      具体地,一方面, 19世纪以来,医学彻底摆脱了宗教的影响,产生质的飞跃,尤其20世纪之后进入现代化的医疗真正起到了保障人类健康、提高生活质量、延长人类寿命的作用。而在现代化的医疗中,我们却面对这样严峻的趋势:于医生眼中,病人常常被抽去了其人格属性,或演化成检查报告单上的数字与影像,或被看作多个部件协同作用的机器,而医疗的作用则是将损坏的部件整修甚至更换,使机器可以重新运转。即技术理性与人文精神分裂所引起的 “见物不见人”之异化使得患者开始对医生产生疏离、不信任和不满;同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医生不顾医生的基本道德参与了灭绝人性的人体试验;此后,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相继发生了在医学研究和新药开发中虐待被试验者的事件。这些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最终,医生的形象从传统医患关系中类似“圣人”一般的崇伟高大缩变成和其他人一样的“理性人”。

       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要求确立患者权利的呼声日益高涨。我们最熟悉的便是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国内发生的激烈的权利运动,而人们所谋求的权利很多与健康问题有关,如生育子女的权利、终止妊娠和避孕的权利、得到自己的医疗信息的权利等。这些权利运动说明患者在对医患关系进行反思后对自己的权利有了觉醒和斗争!患者由传统医患关系中的对医生笃信与崇敬的“小而愚”的人成长成了“理性人”;由“小而愚”的人变成与“失去光环”的医生平等的人!

       这样,失去了信赖基础的父权式的、传统的、主动——被动型的医患关系最终退出历史舞台,被共同参与式的平等的现代医患模式所代替。而这种平权关系最终必然纳入民法的慈祥目光,为契约所规制。在私法自治的理念下,现代意义的知情同意制度开始生根发芽,并成长为支持现代医患关系和病人权利保障的参天大树!同时,知情同意原则所保障的患者自主决策权是患者的基本人权、宪法权利,是关涉人类尊严这一根本价值的大问题。

       由此可见,现代医患关系的本质为契约型的平权关系,它以“诚实信用”为基本原则,并以“知情同意”为鲜明特征。作为医疗服务合同的一方当事人,患者的主体性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尊重与发挥——他们成为医疗活动的平等参与者和自主决策者,他们和医生为双方主体,为战胜医疗的客体(病毒、细菌、功能失调等)而共同奋斗。而治愈疾病、促进健康则成为他们的共同目标与对话平台。

       综上,作为“生物、心理、社会、精神”之“高度综合存在的人”之幸福和全面发展是医疗的终极目的,是其人文精神的体现。对患者的平等参与权和自主决策权(即患者之主体性)的确保是医疗人文精神的重要方面,它来源于人文精神所要求的对人之“社会性”和“精神性”存在的照护。

 

(二)患者是医疗“固有风险”的承担者

       当我们谈论一项有风险的活动时,人们最为关心的必然是这风险应该由谁来负担。其实,“自冒风险原则”是从罗马法以来社会对风险分配的基本原则,它来源于这样的一句格言——“对自愿者不构成伤害”,即当一个人明知某类活动具有风险,却仍然自愿参加这项活动,那么他就不能因由此危险而造成的自身伤害请求赔偿。

      当然,这里需要区分“风险造成的损害”和“经营者过错造成的损害”。我们对比两种情形:第一种为规范经营的滑雪场中一名滑雪者不慎摔成重伤;第二种为因经营者未将积雪下的灌木清理干净而使滑雪者摔倒受伤。我们知道,第一种情况中,滑雪者不可能成功向经营者索赔,原因在于滑雪这项活动的风险性(即滑雪容易摔伤)是一般具有理性的人都应该了解的。在知晓风险的情况下却仍然自愿参加此高风险的活动,说明参与者已经愿意对此项活动的固有风险进行承担,故当风险不幸变成现实时,他是没有权利得到赔偿的。换一句话,一般情况下“可能受伤”是滑雪这项高风险活动的固有风险,应该由冒险人(这里为滑雪者)来承担;而上述第二种情况完全不同,摔伤是由经营者疏忽或懒惰的过错造成的,因此并不属于滑雪这一活动的固有风险,经营者难逃其咎,便也必须赔偿。由此可见,某个活动的固有风险不包含经营者的过错,应由冒险人,即明知有风险却自愿参加此项活动的人承担,即如果造成损害,经营者无需赔偿;相反,如果包含经营者的过错,则经营者必须赔偿损害。这便是自冒风险原则对社会风险的分配方案。

       显然,医疗是一项高风险的活动,根据自冒风险原则,医疗的固有风险(即不存在医生过错的风险)应由冒险人(即患者)承担。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医疗的固有风险到底包括哪些情形呢?实际上,它包括以下三种情况:首先,为人类医疗水平的限制,即并不是所以疾病都可以痊愈,也并非所有患者的生命都可被挽救。这是所有医务工作者的尴尬,甚至是全人类理性的尴尬,而不是单个医生的尴尬;第二种情形为临床上常出现的可以预知却不可完全避免的风险,即手术等的并发症(如医生在手术中按照规范分离和保护了喉返神经,术后仍出现了声嘶或失音);第三种则是既不可以预知也不可能完全避免的各类医疗意外(如患者青霉素皮试结果阴性,正常注射后却死于超敏反应)。当这些风险不幸变成现实,患者的损害是存在的,但这些损害并非医务人员的过错造成,而是医疗的固有风险,是患者应该承担的。实际上,在医疗法律中也明确规定了此几种情形下医生的免责。

       因此,理性的患者应是体认自己在医疗活动中的“冒险人”之地位的患者,是理性承担自己责任的患者,即对于医疗的“固有风险”,患者本应自冒风险。同时,如前所述,在现代医患关系中,患者还是“医疗之平等参与者”和“医疗活动的自主决策者”

        综上所述,在现代医疗中,患者是“医疗活动的平等参与者”,“医疗自主决策权的行使者”、“医疗固有风险的承担者”。因此,我们需要大力宣扬医患之间的相互平等意识、相互尊重意识、相互信任意识和相互合作意识。

 

二、呼唤大众医学普及教育

 

       善是“知识”加“爱心”,缺一不可。而对于患方,若顺利配合医生达到医疗之善,医疗知识的拥有则尤为重要。具体地,在现代医疗中,医患双方需要有效沟通和相互理解,而沟通与理解的前提通常是患方具有基本的医学知识;没有基本的医疗知识,患者的自我决策也常常流于形式;同时,理解医疗的固有风险,体认自己所需承担的责任同样需要基本的医学知识。即在当前的医疗实践中,大部分患者还很难担当“医疗活动的平等参与者”,“医疗自主决策权的行使者”、“医疗固有风险的承担者”的角色与责任,由此便凸显了大众医学普及教育的重要性。

       大众医学普及教育不同于大众健康教育。大众健康教育更多关注疾病的预防,而医学普及教育则提供大众一个基础的医学知识体系;大众健康教育强调行为改变(要求接受教育的人群矫正不利于健康的行为),而大众医学普及教育则多着重于科普知识的传授。健康教育应该是大众医学普及教育的一部分。

       具体地,大众医学普及教育的形式应为多样而不拘泥。它可以是系统的知识传授,譬如在小学、中学或大学中开办医学通识教育,这对提升人口综合素质也是必要的一环;可以是以社区为单位进行的医学普及讲座或系列课程,这是社区医疗服务重要的组成部分;也可以是专门设置的医学普及网站,使百姓可以方便地自我学习。与此同时,它也可以是非系统的或针对某类疾病进行的,如在疾病诊疗中医生对患者的相关教育,这是对作为社会学者之医生的必然要求;可以是为弥补诊疗时间有限而在门诊派发的教育手册;也可以是医院伦理委员会为患者提供的详细咨询与教育;或通过小说、电视剧等感性体裁渗透的基础医学知识之普及等。

      最美的是公正,最好的是健康!而公正与健康的医疗之善的最终达成则有赖于“教育 ”这柄普罗米修斯之火!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