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昱cn的医学人文-法律与伦理

从“生物性医疗”到“人的医疗”再升华到“艺术的医疗”

 
 
 

日志

 
 
关于我

教授。特聘教授。生命法与伦理中心主任。医学、法学、哲学专业背景。著有《器官移植立法研究》、《医疗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近期听闻接连的伤医事件,震惊与心痛,很多话如哽在喉。深感以理性的交流获得理性的理解和回应是医学人文工作者的责任,因此开此博客。一点推力一点火光或还可以做到

网易考拉推荐

医师及医生职业  

2013-10-30 20:46:37|  分类: 医学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师及医师职业

《医疗的人文性——法律与伦理之视角》:P14-18

                                                        蔡昱                                               

    作为名副其实的医生,无论对自己人生价值之体认、实现与提升,还是对患者人格尊严的尊重与维护,最具决定意义的首要任务便是正确认识和透彻思考自己的职业!

    首先,我们了解一下医生职业的法律特征。在民法中,医师与律师、会计师一道被定位为“专家”,即以自己的专门知识与技能为大众服务的人。而专家们与一般人的根本区别在于其在专业范围内对社会和对他人负有更重的责任,即担负更高的注意义务(众所周知,民法界域中,注意义务意指个人对社会及他人应尽责任之轻重)。所谓“注意义务”共有三级,分别为一般人的注意义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义务和专家注意义务,其轻重等级逐级递增。[1]在所有注意义务中,专家注意义务是最重的一类,而它正是法律对医生职业群体的要求。法律对“专家”的责任要求并非苛刻,而是充分诠释与呈展了“责、权、利”相统一、相对应的社会公正原则。原因很简单:“专家”的职业通常可获得较高的社会地位和较高的收入,而这些优惠无疑是通过构筑职业门槛而获得的垄断利益。以医师为例,处方权之获得不仅要经过医学院校的专门培训,更重要的是通过医师资格考试并进行医师执业注册,此双道闸门机制将绝大多数人牢牢地挡在医疗职业之外。当然,有利益必须有责任、有承担,故“专家责任”之设定不仅合法,也合情合理,它为医师之医疗活动的参与提出了最基本的要求。

    其实,虽然法律之公正尺度下,医师担负了很高的注意义务,但“法律不强人所难”,法律是洋溢人性之美的。比如,在医患关系呈现“无因管理”之样态时,即医师“学雷锋做好事”的场景下,法律便降低了医生的注意义务,甚至可以为他们免责。比如,在一列飞驰的火车上,突然传来列车长焦急的声音:“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生,这里有一名被果冻卡住喉咙的小孩儿需要急救!”作为医生的你责无旁贷地急忙赶到,发现孩子已经窒息,命悬一线。没有手术用具,只好抄起普通小剪子做了环甲膜切开,并伸进手指将果冻捅出。孩子命保住了,却出现感染及继发的气管狭窄。此时,法律并不责难医生,反而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33条第一款的规定为医生免责。

    同时,医师的职业特征可以用“三高”来概括:即“高收入、高地位和高风险”。前两者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它根源于医生的职业垄断。而医师职业之“高风险”的缘起,一为医生的职业特质所致,二为各种社会原因的合力。首先,从某种程度上讲,医疗本身是充满遗憾的——由于人类的认识水平有限,大多数疾病之攻克离我们还很遥远。当医疗无力救助人们的伤痛时,非议和误解便有了滋生的土壤。同时,普通大众之医疗知识相对来说还是非常贫乏的,故他们无力理解医疗行为中的固有风险,如作为可预知但无法避免之风险的手术并发症、作为既无法预知又无法避免之风险的医疗意外,确已超出患方的理解范畴,极易引起不满与纠纷(虽然理论上讲,这些均为医疗的尴尬、人类总体智识的尴尬,而并非某个医生的尴尬);其次,中国现实的医疗环境、医疗福利、医疗保险和医疗法律与制度框架还存在着缺陷和不完善,而种种矛盾与不满也常常在最贴近百姓生活的层面——医疗实践中显化和激化。因此,医生对自己责、权、利的明晰和具自我之保护意识显得尤为重要。

    而于社会层面,技术的膨胀、飙升与自大催生了工程师式的医生群体。他们视医院为作坊、视患者为卡塞或故障的机器、视自己为熟黯高级仪器仪表精于检修的工程师,于是患者被抽除了体温、医疗被简化为流程与工艺,医生的社会角色也随之陷入苍白与虚空。于此种技术强权的压榨与蔑视下,被物化之患者时常会积蓄莫名的委屈和愤怒,并终在医疗过程中的某一点爆发,于是,医患之间永无宁日。

    因此,我们呼唤作为人文学者、社会学者、贴心朋友式的医生;呼唤博雅、爱人、伦理与道德思考的医生;呼唤具备3H,即谦虚为怀(Humility)、人性关怀(humanity),以及幽默感(humor)的医生(此为美国医学之父William Osler所提出的好医师的标准)——他们不仅拥有精湛的医术,更加怀有一颗柔软、仁慈、高贵之心;他们不仅是诊疗设备的应用者、检验报告的解读者,还应该是病人的倾听者、医疗的规划者、疾病预防的教育者。如1998《爱丁堡宣言》所指出的:“病人理应指望把医生培养成为一个专心的倾听者、仔细的观察者、敏锐的交谈者和有效的临床医生,而不再仅仅满足于治疗疾病。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WFME)更是起草了“本科医学教育国际标准”,根据这一标准,医学生毕业时应具备:对医学的认识及医疗实践的能力包括对基础、临床、行为、社会科学知识的理解,其中包括与医疗实践相关的公共卫生、人口医学和医学伦理学;态度和临床技能(诊断确定、操作程序、交流技能、疾病治疗与预防等),以及进行终身学习和在职进修的能力。世界卫生组织也对医疗工作者提出了明确要求:“21世纪的医生,应是优秀的卫生管理人才,病人的社区代言人,出色的交际家,有创见的思想家,掌握社会科学和行为科学知识的专业医师和努力终身学习的学者。”

    对于这种具社会意义的医生,最具根本性的素质在于对人(患者与自身)之主体性的深刻体认——因为人性医疗必然以对“人”(患者与医生)之主体性的承认为基础,唯有如此,人格尊严才可得到应有的彰显与尊重;同时,渴望被他人尊重为人者,也会如此来尊重别人和尊重自己。相反的,一个不具备主体意识的人,则不可能尊重他人和自身的权利、人格与尊严。毋庸讳言,“人之主体性”这棵思想奇葩唯有在人文的沃土中才可开花结果,惠泽苍生!



[1]我们简单举例:如果一个年轻人正在候车室等车,突然想去厕所,便请求旁边的老人帮忙照看一下行李,老人答应了,于是,法律解读下一份无酬劳的保管合同缔结了。然而,行李主人刚刚离去,一名歹徒突然提起年轻人的行李飞奔而去,年迈的老人当然难以追上。此种情况下,法律并不要求老人赔偿,原因在于,在无酬劳的保管合同中,保管人只需尽到一般人之注意义务,即以对待自己之事物一样的态度与责任对待他人之事物就可以了。显然,老人已经尽到了这样的注意义务,故法律并不会强人所难!;然而,如果同一位老人,其工作是在闹市为别人看自行车。年轻人将自己的自行车推进车棚,交给老人五角钱,老人撕张发票或给个车牌,此时,一则有酬劳的保管合同便缔结了。同样地,年轻人的自行车被歹人抢夺,而从体力上我们不可能责怪老人未能“擒贼”,然而此时,年轻人是可以得到赔偿的。因在有酬劳的保管合同中,保管人承担的责任不再为一般人的注意义务,而为善良管理人之注意义务,即因为有了收益,法律便提高了其所应负的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