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昱cn的医学人文-法律与伦理

从“生物性医疗”到“人的医疗”再升华到“艺术的医疗”

 
 
 

日志

 
 
关于我

教授。特聘教授。生命法与伦理中心主任。医学、法学、哲学专业背景。著有《器官移植立法研究》、《医疗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近期听闻接连的伤医事件,震惊与心痛,很多话如哽在喉。深感以理性的交流获得理性的理解和回应是医学人文工作者的责任,因此开此博客。一点推力一点火光或还可以做到

网易考拉推荐

呼唤白衣天使的复归——《医疗的人文性——法律与伦理之视角》 序  

2013-10-30 10:41:11|  分类: 医学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疗的人文性——法律与伦理之视角》P1-4

呼唤白衣天使的复归

 蔡昱

   

    在课堂讲授中,常常向学生提问这样一个问题(也是为了帮助他们学习思辨而故意预设的小陷阱):“由于医生的重大过失,一只珍贵的藏獒罹难,应怎样追究医生的责任。”每一次,学生均异口同声地说:“医疗事故”(在我的意料之中)。于是,每每便要解释一下:“医疗事故只发生于针对人的医疗,而动物在法律中被当做物来看待。”自然,接下来的问题是:“动物医疗与人的医疗有什么不同?”等待我的是一片令人心惊而又心痛的默然!这依然在预料之中,因为我知道,在这些未来医生的思维中,“人的医疗”和“动物的医疗”均是“医疗”——治“病”(战胜病毒、细菌、机能紊乱等)而已,并无差别,申言之,人的医疗在科技沙文主义的压榨下被剥离了人文性,沦落为单纯的“与疾病斗争的知识与技能”,于是,患者的人格属性在医生科技理性的“法眼”下消弭了,而医疗同样丢失了本应固有的人文属性,自然也遗落了崇高性。其结果为医患之间逐步升级的猜疑、不满与设防之恶性循环。“白衣天使”飞走了,这是科技的医疗所面临的尴尬!

    幸好,在这场世界范围内呼唤人文复归的浪潮中,“人的医疗”、“人文的医疗”、“人性的医疗”等字眼不时冲击大众的视野与耳膜,一曲激越人心的号角已然吹响!

    顾名思义,“人的医疗”有几方面的含义:首先,医疗的服务者——医生,是属人的,在人性医疗的过程中,医生的仁爱之心与高贵人格得以充分呈展。这不仅使他们自身得到精神的成长与愉悦,更是一种难得的对“人之所以为人者”的体悟与践行;其次,医疗的服务对象——病人,是属人的,在接受医疗的过程中,他们的人格与人性同样需要充分的呈展,而其前提便是对作为“生物的-心理的-社会的-精神的”人之整体的敬畏与尊重。同时,在医疗活动中,病人具有不可还原性,即如若医疗仅是将病人还原成“生物”来处置,则必带来整个人类(包括医生自己,因生-老-病-死本是人之自然,故医生必然也会成为病人)尊严的贬损;再次,医疗服务的内容——医疗活动,既包括以敬畏之心凭医学知识与生命技术帮助患者平复生理苦痛的方面,也包含以仁慈大爱之心为患者提供心理慰藉,以及包容和帮助患者之精神超越的方面,同样是具有人性的,是属人的。因此,医疗必是属人的,而人性医疗最为关键的四个字是:敬畏与尊重。

    如前所述,人性医疗必须是对人之整体,即“生物-心理-社会-精神”之各个向度的人的全方位照护。在后三个人之更具灵性的较为高级的层面上,实为科技理性的医疗、冰冷机器之医疗、化验单和手术刀之医疗难以触及的疆域,唯有那些柔软、慈爱、宽博和充溢人性之美的心灵才可使患者如沐春风、如浴晨露!另一方面,即使在人之生物层面上,科技能做的也远远不及人们所预想——虽然自20世纪以来,很多疾病确实进入了对因治疗阶段,但更多疾病的超克离我们还相当遥远;不断冒出的变异病毒和新的病种也开始频繁地肆意侵扰;同时,人们对科技这匹脱离人文缰绳之野马的惊人破坏力也开始有所洞悉,于是,我们不禁反思:人类对科技的信心是否过于盲目!因此,医疗中必然要有人文之向度,而人性医疗必然是科技的医疗和人文的医疗之重叠交融,缺一不可。

    其实,人类知识总体来说也分为两类,即科学知识和人文知识,其功用大不相同:科学知识指导人们怎么正确地做事,故本质上是一种方法论上的智识;而人文知识则告诉人们什么才是正确的事情,即什么事情才应该去做。申言之,科学知识教会人们如何向“真”,而人文知识教导人们如何向“善”和向“美”。因此,两者相较,无论于个人人格之完满还是民族素质之提升,人文知识无疑更为重要。试想,在核武器可以轻松绕过地球于瞬间摧毁万千幸福家园之现代,在自家银行账户随时可能被躲在世界某一遥远角落的陌生人洗劫一空之今日,一个经过了科学训练而缺乏人文素养的头脑将是最危险的噩梦。由此看来,人文知识的深刻体认和大众普及不仅是人类通往“真、善、美”之精神家园的康庄大道、是构建和谐安乐的人间世界的基础,同样也是人性医疗的软性要素。

    其实,欧洲自古便有借人文知识的普及而提高民族素养的传统——“只有在古希腊人那里,大自然才得到它的艺术欢呼,痛极生乐,乐极而惶恐惊呼,而为悠悠千古之恨悲鸣,简直是大自然呼出的一口感伤之气。”时至今日,当我们遐思古希腊城邦大剧院中几万人共同欣赏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之撼动人心的悲剧时,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种强大的精神震撼! ——凭借这种人文传统的承授,“人文知识之传播便是民族素质之提升”的思想早也渗入欧洲人的血脉、嵌入他们的骨髓。

    可惜,长久以来,我们还没有充分认识到人文素质和人文知识的重要性。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之盲目自信下,在过早文理分科的教育体制之偏颇中,我们的医生难免成为知识局限于医疗科技,智识狭隘于医疗实践的“冰冷的机器人”,他们既是疏离而互不信任的医患关系的制造者,同时也是这种恶性循环的受害者。其实,这种不存在赢家的尴尬局面正凸显了医学人文的重要性:它可以帮助医生了解病人的权利,尊重病人的权利;了解自己的权利,尊重自己的权利;更重要的是知道如何维护病人的权益和自己的权益;同样地,它帮助医生认清自己的职业定位和职业特点,履行自己的社会角色和社会职责;了解社会和司法的现状,懂得在医疗实践中正确地保护自己;更具根本性的是,它可以提升医生的人文素养,帮助他们完善人格、涵养身心从而获得愉悦之人生;同时,唯有信仰人文精神的医生才可真正促成由技术的医学向人的医学之转化,才可完满医疗之善!

    医学人文意指那些非技术的、非医学知识的、非以实证为主的医学问题,具有鲜明的学科交叉性。关于医学人文包括的领域与范畴,蒋汉声先生认为应容纳哲学、伦理、生死观、医学史、另类医疗、医学与文艺和作为工具的语文能力、作为生活教育的沟通技巧、医疗服务、工作体验;而大陆学者多倾向于将医学人文视为一组学科群,涵盖医学史、医学哲学、医学伦理、医学教育、医学美学、医学与文学艺术、医学管理、医学法学、卫生经济等。然而,无论视角如何,医学人文总能呈现出一派色彩斑斓的缤纷气象;同时,它也是一个超大箩筐,任何非科技性的知识、觉悟与智识均可不假思索地扔到里面却无半点削足适履之忧。

    虽然医学人文实具海纳百川之量,然对其之研究与呈展却只能为几朵浪花之撷取,因大杂烩式的面面俱到难免因难以深入而溜掉了这一颇具灵性之学科所固有的神韵与浓酣。故作者所能做的,唯尽己所能,挖掘医学人文这一渊博之境中最具核心价值的深层架构,力求透彻、思辨并直达人心!也希望在指此目标的探索中与各位读者同仁共进共勉!

    同时,借此书我们呼唤人的医疗、人性的医疗、“有情感、有道德、有精神的医疗”;我们呼唤高尚的医疗、敬畏的医疗、尊重的医疗;我们呼唤,我们企盼“白衣天使”的复归!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