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昱cn的医学人文-法律与伦理

从“生物性医疗”到“人的医疗”再升华到“艺术的医疗”

 
 
 

日志

 
 
关于我

教授。特聘教授。生命法与伦理中心主任。医学、法学、哲学专业背景。著有《器官移植立法研究》、《医疗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近期听闻接连的伤医事件,震惊与心痛,很多话如哽在喉。深感以理性的交流获得理性的理解和回应是医学人文工作者的责任,因此开此博客。一点推力一点火光或还可以做到

网易考拉推荐

人文与生活(一)——死刑的废除与立法者的屁股  

2013-12-03 16:24:19|  分类: 人文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文与生活(一)——死刑的废除与立法者的屁股

             蔡昱

死刑该不该废除完全取决于立法者的屁股!如果立法者尊贵的屁股落到耶和华神圣的金銮,当他肯为人世间所有的悲苦与不幸流下眼泪,当他视俗人的罪过为自己的罪过,当他肯用自己的苦难救赎天下所有的苍生的苦难——穷人的与富人的,男人的与女人的,权贵的与卑微的,杀人的与被杀的——在他的圣经中永远不会有“死刑”。

当然,立法者的屁股也许正坐在受害人的灵柩前倾听着死者灵魂的哭诉,他的耳朵充斥着丧家之妻儿撕心裂腑的哀嚎和骤失儿女之父母凄然无望的呻吟;无数的过路人将鲜花与同情撒向受害者和他的亲人——于是立法者再坐不住了,人们眼中沸腾的仇恨燃烧着他,人们胸中愤怒的激情怂恿着他,被民意的汹涌潮流荚裹的他似乎毫无选择的举起了屠刀!

然而,当立法者的屁股悄悄挪进杀人者的寒屋,彻骨的寒冷使他震惊了!墙上挂着的,屋角里藏着的,床单下掩饰的——处处都是灰尘与伤痛——过去的,现在的,还有将来的。他不敢去看屋里人的眼睛,如此空洞与苍凉——他尤其不敢看那个小鬼,一股股的寒气与一丝丝的挑衅使他想逃!

或许此刻,立法者的屁股坐在了政府大楼,在这里他可以吞食很多权力,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威猛,手臂也越来越长,随着个头的疯长,他越发看不清如蚂蚁一样在他脚下的人们,也不再听得清他们的话语。如今,他只与和自己一样高大的人交谈,听取他们的建议与愿望,当然,他们常常讨论死刑!

也许,立法者正在寻找回家的路,那个法律的神圣殿堂或许就在面前,或许还在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