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昱cn的医学人文-法律与伦理

从“生物性医疗”到“人的医疗”再升华到“艺术的医疗”

 
 
 

日志

 
 
关于我

教授。特聘教授。生命法与伦理中心主任。医学、法学、哲学专业背景。著有《器官移植立法研究》、《医疗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近期听闻接连的伤医事件,震惊与心痛,很多话如哽在喉。深感以理性的交流获得理性的理解和回应是医学人文工作者的责任,因此开此博客。一点推力一点火光或还可以做到

网易考拉推荐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九)——“医疗不伤害”的根本内涵(有感伤医事件)  

2013-11-08 22:46:29|  分类: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九)——“医疗不伤害”的根本内涵(有感伤医事件)

蔡昱

 

    医学伦理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即“不伤害”。然而,任何一个理性人都会知道,绝对不伤害是不可能做到的,即使一个简单的口服药,也会有些肝肾损害。那么不伤害应该如何解释呢?我们简单分析一下:

    虽然人们一般认为医生普遍需要执行不伤害原则,这与伦理上的训诫“首先不伤害”相一致,但实际上,这个看似简单格言的意义不太明确。西格勒(Siegler)曾说,“从一开始,一些医生和伦理学家就坚定地认为‘不伤害’意味着健康的志愿者不能被实施手术去救别人”。如果严格执行这个训诫,就会将非治疗性医学研究甚至是献血排除在外,更不用说捐献。其他人的立场相对不那么极端,他们认为不伤害意味着需要“风险-效益评估”。这种情况下,“不伤害”就意味着尽可能地使病人获利并尽可能地减少伤害。

    具体地,我认为以上的说法不太全面。不伤害原则应该包括两个方面的内涵,其一为所谓“不伤害测试”,即衡量是否此医疗措施对于患者是“利大于弊”;另一个重要方面在于将损害控制在合理限度的范围内。例如,在器官捐献的情形中,捐献人捐献器官后必须可以不依赖医疗的支持而正常生存,这便是器官捐献的损害的合理限度。如,一个人不可以捐献两个肾脏,因果真如此的话,他便必须依赖医疗支持(定期血透)而生存,超出了损害的最低限度。

    同时,在临床应用中,不伤害原则还要与行善原则和尊重自主原则相和谐。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