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昱cn的医学人文-法律与伦理

从“生物性医疗”到“人的医疗”再升华到“艺术的医疗”

 
 
 

日志

 
 
关于我

教授。特聘教授。生命法与伦理中心主任。医学、法学、哲学专业背景。著有《器官移植立法研究》、《医疗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近期听闻接连的伤医事件,震惊与心痛,很多话如哽在喉。深感以理性的交流获得理性的理解和回应是医学人文工作者的责任,因此开此博客。一点推力一点火光或还可以做到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的医疗——在善的基础上呈展真与美  

2013-11-03 14:10:53|  分类: 医学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的医疗——在善的基础上呈展真与美

蔡昱

 《医疗的人文性——法律与伦理之视角》结语(天津科技出版社,2009:179-183)

 

    艺术是神的灵光在人间的顽皮逃逸与刹那显像,是人类精神这只火凤燃烧涅槃后的清透舍利,是人类感性途径可资触及的真、善与美,是世界向凡人洞开的一扇超越之门。

对于艺术的医疗,我们将讨论的是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医学人文的艺术表现,即艺术中的医疗;另一层面,也是更为重要的,则是希望未来的医生可以凭借医学人文这柄至善至真的钥匙打开一扇艺术的医疗、艺术的人生之通向至美之境的大门。

一、医学人文的艺术表现

    其实,医学中的人文层次经常以艺术的、感性所及的方式似阳光碎屑般出没在我们身边,它们可能以医学小说、精神分析文学、音乐创作、电影、电视剧、剪纸甚至漫画的形式示人,只可惜常常因我们自身对其缺乏深入的了解而少有捕捉与反思,故常常放掉精神成长的机会而不自知。比如医学神话,便是一种将世界理想化,将社会诗歌化,将医疗艺术化的艺术形式,也是表达医学人文思想的绝好体裁。

   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神话,无论是发达开化的还是封闭落后的,否则,就如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无梦可做一样苍白。每个民族也都有关于自己医神的传说,借此,人们构建完美医生的轮廓与行为规范,表达对完满医疗的期待与要求。

   谈到医学中的神话,我们首先想到的当数医神阿斯克雷皮斯(Aesculapi- rus)。据说,阿斯克雷皮斯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儿子,确切地说,是他的私生子。大概神灵也觉得私生子是件并非光彩的事情,因而从小阿斯克雷皮斯就被父亲交给智者西龙来抚养,并向他学习医术。由于天分使然,阿斯克雷皮斯很快超过了师傅,成为医神。他用蛇血为人治病,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效。然而,病家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可观的,据说,每从死神那里拉回一个病人,阿斯克雷皮斯就会向家属讨要很多的黄金,这大概是我们医生受贿的第一案!他的这种有违医家基本道德的行为激怒了主神宙斯,宙斯一怒之下用雷霆将阿斯克雷皮斯打死。之后,宙斯又有些后悔了——毕竟阿斯克雷皮斯妙手回春,解除了众多苍生的痛苦,又加上阿波罗一再讨要说法,最后,宙斯让阿斯克雷皮斯复活,并在天上掌管一个星座——蛇夫座。

   于是,我们至少可以从三个地方寻觅阿斯克雷皮斯的仙踪:

   首先,是“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开篇:“仰赖医神阿波罗?埃斯克雷彼斯及天地诸神为证”(I swear by Apollo the physician, by Aesculapius, Hygeia, and Panacea, and I take to witness all the gods, all the goddesses, to keep according to my ability and my judgement the following oath)。据说希波克拉底是医神的后代,他出生在爱琴海的科斯岛——当年阿斯克雷皮斯行医的地方!

    第二个可以发现阿斯克雷皮斯的地方便是夏日晴朗的天空,在射手座和摩羯座的北面之巨大星群,便是扮作蛇夫遥望着我们的阿斯克雷皮斯。

    而另一个可以觅得医神芳踪的地方是世界各地医学院校、医学杂志、医学图书、医疗行政机关的标志——我们经常看到的那柄蛇仗(蛇与权杖,有的只有一条蛇,有的是两条蛇,盘绕木杖而上,有的再加上一对翅膀等),便是属于阿斯克雷皮斯的“神物”(因为每年都会蜕皮,总是宛若新生的样子,蛇在古希腊代表着康复和长生不老,木仗则代表人的脊柱和生生不息之进化)。

    如今,每当仰望手握蛇仗的阿斯克雷皮斯,他的坚毅而专著的目光总仿佛穿越了时空,向我们询问与叮咛着什么。

    我们中国的阿斯克雷皮斯要追溯到中国传统医药与传统农业共同的鼻祖——炎帝“神农”,他也是我们中国医师的行为典范和精神楷模——据《神农本草经》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据说,在太古时代,人们依靠草籽、野果和鸟兽维生。因为对所吃的东西并不了解,人们常吃了不该吃的食物而中毒,甚至丧命。同时,得了病之后,人类也不知如何医治,只能凭天由命。神农帝眼见百姓受苦心有不忍,决心尝百草定药性,为苍生消灾祛病。有一次,神农的女儿花蕊公主病了,她腹胀如鼓,很是难受。神农努力为其调治,几天下来却未见好转。某日,他抓了一些草根、树皮、野果、石头面,数了数,共十二味,让花蕊公主吃下。公主吃了那药,腹如刀绞,其后,竟然生下一只奇异之鸟,取名花蕊鸟。花蕊鸟浑身翠绿且通体透明,甚至肚里食物的消化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于是成了神农定药性的好帮手。神农将花蕊公主吃过的十二味药分开在锅里熬,又分别喂给花蕊鸟以观察其所走的路径和变化,于是发现了手足三阴三阳十二经脉。自此,神农托着花蕊鸟遍访高山丛林,采摘各种草根、树皮、种子、果实;捕捉各类飞禽走兽、鱼鳖虾虫;挖掘各种石头矿物,一样一样地喂小鸟,一样一样地亲口尝,借此观察体会它们在身体里各走哪一经,各是何性,各治何病。时间长了,《本草经》便定制出来了。最后,神农来到太行山,于第八十一天时到达小北顶,捉了全冠虫喂花蕊鸟吃,不想小鸟的肠被剧毒打断死掉了。神农自己也在小北顶两边的百草洼误尝断肠草而死。为了纪念神农创中医、制《本草》,人们把小北顶改名为神农坛,并修建了神农庙。每天都有无数百姓前来瞻仰这位心怀大爱的中国医神之风采。

    在这些荡气回肠的医学人文之艺术表达中,我们无数次地被熏陶、被感动、被感染。此时,医学人文并非某种理论、某种概念或某种规则,而更多的是由瞬间感动而激发出的心灵回应和精神升华。因此,与其说它是一种理性,不如说它是一种属灵的东西,深藏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岩浆中,等待某一刻的点燃与迸发,由此照亮自己和他人的前行。

二、艺术的人生与艺术的医疗

    第一次闻识康德,便被他的“艺术的人生”所感动。在康德那里,宗教的人生和生物的人生都是被摒弃的:于前者,人生而有罪,一生的要务便是在忏悔、修行和对神之服侍中洗脱罪恶;而于后者,人生无非是一大团的细胞不断分裂、生长直至衰亡的过程,毫无意义与美感。于是,康德提出了酒神精神,提出了艺术的人生、审美的人生,即在对生命意义的认识、反思、提升与阐释中探索与发现人生,从真与善的践行中抽剥与开放出美的令人沉醉的人生,于价值与涵蕴层面上演绎高贵的人生。

   艺术与医疗最早的联袂产生于医学诞生之初,而“Medical Art”便是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对医学实践的描述。他认为,医学的艺术包括三方面:疾病;病人和医生。其中,医生是艺术的仆人,而医术是艺术中的艺术,于是,治疗艺术的最高职责便是医好病人。当然,在古希腊人的概念中,“Art”涵盖了艺术、技术与技艺等范畴。

    医疗与艺术最经典的联袂是解剖学。马格纳在《生命科技史》中说:“科学与艺术的发展都需要精确的解剖学知识。当时,在艺术上出现一种新的倾向——“科学地应用透视精确地再现自然。”当然,其前提无疑是文艺复兴所重新找回的对人体自身美的确认。于这样的历史氛围中便造就了达·芬奇这样的艺术巨匠和解剖学专家,造就了医学与艺术之完美融合。

    只是工业革命之后,曾赋予医学巨大人格魅力与空间的艺术在单纯技术的压榨下游离了大众和医生的视野,尘封出一片心灵的空白与缺憾!所幸,在现代这场激越人心的人文复归中,艺术的医疗正在悄然重寻与揭示着其应有的向度与疆域!

    和其他任何职业一样,医生之学术与实践也分为“匠”与“师”的两个层次与境界。大凡“师才”者,必蕴热情于庖丁解牛般的游刃与自如中;必隐哲学的人生与精神的成长于职业的实践与反思中;必寓真、善、美的追求和生命意义与价值的探索于治病救人的真诚、同情与智识中;必是在对作为“生物-心理-社会-精神”整体的患者之尊重与照护中充分呈展、绽放与提升着人性、仁爱与尊严。

    因此,作为当代的医生,其艺术的人生无疑体现在对医生职业的认识、反思和价值之体悟中;体现在于医疗实践中所呈展的仁爱、悲悯、同情与自省中;体现在通达、敬畏、创造的哲学之人生中;体现在求索价值、感悟善与美的审美的人生中。一句话,那便是艺术的人生和人生的艺术,那便是艺术的医疗和医疗的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