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昱cn的医学人文-法律与伦理

从“生物性医疗”到“人的医疗”再升华到“艺术的医疗”

 
 
 

日志

 
 
关于我

教授。特聘教授。生命法与伦理中心主任。医学、法学、哲学专业背景。著有《器官移植立法研究》、《医疗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近期听闻接连的伤医事件,震惊与心痛,很多话如哽在喉。深感以理性的交流获得理性的理解和回应是医学人文工作者的责任,因此开此博客。一点推力一点火光或还可以做到

网易考拉推荐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一)——患者是医疗“固有风险”的承担者(有感于伤医事件)  

2013-11-02 23:41:59|  分类: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一)——患者是医疗“固有风险”的承担者(有感于伤医事件)

蔡昱

当我们谈论一项有风险的活动时,人们最为关心的必然是此种活动的固有风险由谁来负担。

其实,“自冒风险原则”是从罗马法以来民法对社会风险分配的基本原则,它来源于罗马法的格言——对自愿者不构成伤害,即当一个人明知某类活动有风险,却仍然自愿参加这项活动,那么他就不能因由此危险而造成的自身伤害请求赔偿。

当然,这里需要区分“固有风险造成的损害”和“经营者过错造成的损害”。我们对比两种情形:第一个种情况为在规范经营的滑雪场中一名滑雪者摔成重伤(这在滑雪场估计是并不罕见的现象);第二种情形为滑雪者摔倒受伤,而原因在于经营者未将积雪下的灌木清理干净。我们知道,第一种情况中,滑雪者不可能成功向经营者索赔,原因在于滑雪的风险性是一般理性人都应该了解的,在知晓的情况下却仍然参加这样的高风险活动,说明参与者已经愿意对此项活动的固有风险进行承担,故当风险不幸变成现实时,他是没有权利得到赔偿的。换一句话,“可能受伤”是滑雪这项高风险活动的固有风险,应该由冒险人(这里为滑雪者)来承担;而第二种情况完全不同,损害是由经营者的过错造成,故不属于滑雪这一活动的固有风险。经营者难逃其咎,便也必须赔偿。

由此可见,如果某个风险中不包含经营者的过错,则我们称之为活动的固有风险,由冒险者承担风险,即如果造成损害,经营者无需赔偿;相反,如果包含经营者的过错,则经营者必须赔偿损害。这便是自冒风险原则对社会风险的分配。

显然,医疗是一项高风险的活动,根据自冒风险原则,医疗的固有风险(即不存在医生过错的风险),应由冒险人(即患者)承担。

理性的患者,应是体认自己在医疗活动中的“冒险者”之地位的患者,是理性承担自己责任的患者,即对于医疗的“固有风险”,患者本应“自冒风险”。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