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昱cn的医学人文-法律与伦理

从“生物性医疗”到“人的医疗”再升华到“艺术的医疗”

 
 
 

日志

 
 
关于我

教授。特聘教授。生命法与伦理中心主任。医学、法学、哲学专业背景。著有《器官移植立法研究》、《医疗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近期听闻接连的伤医事件,震惊与心痛,很多话如哽在喉。深感以理性的交流获得理性的理解和回应是医学人文工作者的责任,因此开此博客。一点推力一点火光或还可以做到

网易考拉推荐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二十三)教育——普罗米修斯之火  

2013-11-20 17:29:44|  分类: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唤理性医患关系(二十三)教育——普罗米修斯之火
蔡昱

摘自《医学的人文性——法律及伦理之视角》,天津科技出版社,2009:54-56

    在希腊文中,“Prometheus”意为“先知”。他是希腊神话中人的创造者,也是人的老师,凡是对人有用,能够使人类满意和幸福的,他都教给人类。为了使人类得到完成文明的最后物品——火,他更是牺牲了自己,被宙斯锁在高加索山上。

    众所周知,火,在人类的生活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掌握对火的使用,是人类历史上取得的重要进步。在世界众多民族的信仰之中,都有关于对火崇拜的内容。在西方理念中,正是普罗米修斯之火使人类告别了茹毛饮血的蛮荒、开启了人类文明崭新的纪元!

    在人类的所有活动中,再也没有什么如教育那样启迪人、丰富人、教化人、提升人、涵养人、完满人。教育就像普罗米修斯之火,使人类从“生物的人之存在”中锻造与升华出“道德的、社会的、精神的”人之存在;引导人们在完善自身之“理性与德性”过程中,在对“真、善、美”的追求体悟中圆满生之尊严、使命与承担!

    在曾经的五年从医生涯和现今的医事法与医学伦理的教研工作中,这样的体认于我是渐渐深化的,即医学与法学所能做的,远远不如教育。首先,总体来说,当今医学所关心的大多为对单向度的作为零星碎片的生物存在的人之解剖、分析与说明,而人之高层次存在所特有之情感、超越、精神、心理是无法剖析与量化的,是医学无能为力的。而正是这些超越人之物质存在的人之更具灵性和神性的生命像素构成了人之整体的、一以贯之的生命价值、意义及“向真、向善与向美”的人性张扬。同时,即便是对人之生物机体的病理研究,医学也仅仅从19世纪才开启了对因治疗的序幕,我们能做的还十分有限,太多的疾病之超克离我们还很遥远!其次,对于法学,“公平”、“正义”之理念无疑是它的深层结构,而它们却是一种"社会价值"之评判。申言之,它们是一种相对概念,当把“人”放在不同广度之社会考察,其绝对意义便会发生模糊与漂移。

    我在儿童医院做医生时,遇到过一件永生难忘、也每每令人心酸的事情。那是个严冬的急症夜班,值班护士突然跑来告知马上会到一个早产窒息的新生儿。当我们急急忙忙跑到门口准备急救时,却发现从大发车上颤颤巍巍下来的是位老太太。当然,我们焦急地询问孩子在哪,而老太太竟从自己的棉裤中掏出那个已然全身青紫的早产儿,孩子早就憋死了!原来,将新生儿放在棉裤中为其保温是他们当地的风俗!面对痛不欲生的家属,我们真切感到的是一种冰冷彻骨的无奈!

    2300多年前,古希腊人便认识到理性对人与社会之重要性,苏格拉底更是旗帜鲜明地提出“善是知识”!众所周知,人类知识总的来说,分为科学知识和人文知识。科学知识的目标是认识客观世界及其规律,对它的追求是求真;人文知识的认识目标是人的全面发展,是满足个人和社会需要的终极关怀,对它的追求是求善、求美;对科学知识的追求带有工具性,功利性,对人文知识的追求则看重价值性,精神境界;科学知识使人正确做事,人文知识使人做正确的事。因此,无论个体之人格完善还是社会之和谐进步,都要求人文知识与科学知识的完美结合,缺一不可。否则,与人文分裂的理性必是狂妄肆虐、无视人、失落人、祸害人的,因此,终将走向人之反动;而缺少知识和理性的人文必因无知而退化、盲从,甚或怀疑人之能动性、动摇人之主体性,同样是对人之反动。因此,只有人文知识与科学知识的完美结合才能真正构成苏格拉底所言之“善”!而无论人文知识还是科学知识,都有赖教育这柄普罗米修斯之火的启迪、探索、壮大与传承.

    毋庸讳言,对医患法律关系的主体——医方与患方——来说,“医治疾病、促进健康”是他们共同的目标,也是他们对话的平台。同时,双方的“科学知识”与“人文知识”是他们成功达到医疗目的,顺畅完成彼此合作的基础,缺一不可。回想那个在去年牵动了无数善良国人内心的既可恨又可怜的肖志军,他对自己的妻儿应该是心存爱恋的,然而却做出大恶之事,究其原因,医疗知识的匮乏是重要的方面;而我们的医生,他们是系统精深之专业知识的拥有者,是高地位、高收入之医疗职业的垄断者,却常常不能担负悬壶济世之职责,究其原因,是缺乏对生命深切关爱的人文素养。于是,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我们的医学教育中学科设置的偏颇,认识在大学教育中增设人文知识、张扬人文精神的重要性;同时,必要的医疗知识的大众普及同样是完满医疗之善的当务之急。

    “最美的是公正,最好的是健康”!而公正与健康的医疗之善的最终达成则有赖于“教育 ”这柄普罗米修斯之火!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